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重天的网易博客

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站人离旧驿 诗人梦故乡  

2010-03-23 18:52:52|  分类: 见证江城历史沧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站人离旧驿  诗人梦故乡

----见证江城历史沧桑系列之七

 

(原/文:九重天) 

 

 

 

 

尼什哈站在解放前被读成密什哈站,是念白了。尼什哈站站名的由来与清代大文人吴兆骞有渊源的关系。

尼什哈站因山得名

尼什哈站中的“尼什哈”,是满语小鱼的意思,而“密什哈”或“密哈”则无法译成汉语。古时龙潭山叫尼什哈山,因驿站在尼什哈山附近,所以用山名当站名。尼什哈山即小鱼山,那麽小鱼在哪里?为啥以鱼名当山名呢?相关史料有四种说法:

一是当年龙潭山后面有小河产小鱼。这条小河指的是从榆树沟那里流到松花江那条河,今称“龙潭川”,临河一带有龙川路、古川路等路名;二是龙潭山下有小溪产小鱼,因此以之名山;三是龙潭山下松花江中产小鱼,因此以之名山,这种小鱼叫倒鳞鱼;四是现在的龙潭川就叫密什哈河,又流经密哈站附近,因此驿站就叫密哈站。

专家认为,应以康熙二十八年(1689年)杨宾所著《柳编纪略》中的记述为准:一是时间出现得最早,二是有小鱼的地方写得很清楚,三是小鱼具有特殊性。

《柳编纪略》中说的尼什哈站南山的“潭”,即后来的“龙潭”,今天的“水牢”。水牢里产一种特殊的小鱼,是长逆鳞的小鱼,人不敢吃,故以这种特殊的小鱼命名此山为“小鱼山”。

1939年出版的《吉林乡土志.榆树县志篇》记载,县属四区有大尖山,山中“有石泡,水寒有鱼,鳞片侧生,无敢食者,相传为‘神物’。”

另据介绍,黑龙江五大连池中有倒鳞鱼。至于龙潭川在解放前是否叫密什哈河,根据住在当地的老年人说,因为这条河从杨木林子村流过,解放前那里一直叫杨木林子河,也有人叫它西大河。

站名变地名

清王朝灭亡后,尼什哈站撤销,但尼什哈站作为地名保留下来。尼什哈站沿江一带就被命名为尼什哈站村,当时归永吉县管辖,今天的象园小区至密哈小区当时叫尼什哈站村。

1942年前,该村一分为二,现在的象园小区、东方小区一带为密什哈站村,密哈小区一带为南口钦村。1942年后,南口钦村改为龙潭村,密什哈站村改为龙云村。

1956年,龙云村和龙潭村合并为龙潭街道,从农村变为城市的一部分。

1988年出版的《吉林市地名志》记载,龙潭街道管辖区清初为通东、西、北3条驿站的总渡口,即尼什哈站渡口,现属龙潭区。清乾隆十九年(1754年)乾隆皇帝巡视吉林,除祭望长白山,拜祭松花江外,又带皇太子登“龙潭”,封“神树”,并在尼什哈站观看捕鱼。

当年尼什哈站江段鱼多,秦老先生回忆说,如果家中来了客人需要吃鱼,现到江边捕鱼也来得及。江里鱼非常多,撒下几网,十个八个人吃不完。

历史就是这样巧合,今天的龙潭街道管辖范围,就是当年尼什哈站管辖的范围。

2006年之前,在吉林热电厂门前的徐州路上,还能看到“龙云”的字样,如“龙云商场”等,现在以无踪迹。

“站人”的解放

清王朝的灭亡,使驿站的“站人”得到解放。他们不用世代当“站人”了,于是就各奔东西。现在要找到一个当年驿站的站官或站丁的后人,十分不易。

当年的站官因占有驿站留下的房产和土地,在解放前生活比较富裕。有的站官后来到市里的电话局找到工作,并且是管事的;有的成了地主;有的成了村长;有的成了当地的士绅。他们的后人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,都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,可以说是衣食无忧。至于那些站丁,基本都务农。但是,这些人祖祖辈辈都当驿丁,当地人习惯地称他们为“站上人”或“站人”。

吴兆骞与尼什哈站

吴兆骞(1631-----1684)字汉槎(cha),江苏吴江人。他文采出众,被称为江左(南?)“三凤凰”之一。古时“学而优则士”,吴兆骞参加了科举考试,考取举人。

顺治十四年(1657年),江南发生“丁酉”科场案,一些举子向考官行贿。事发后,吴兆骞也被牵连。顺治皇帝除将受贿赂的考官斩首外,将参与科考的举子调到北京,亲自监督重考。

在考场,每名考生由两名带刀的八旗兵看着答题,很多考生被吓得手直哆嗦,写不成字,因为弄不好就性命不保。吴兆骞没有行贿,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,就在考卷上写下:“其有吴兆骞为一举人行贿吗?”然后就交了卷。这下惹恼了顺治皇帝,犯了大不敬罪。于是,顺治皇帝下令把吴兆骞交刑部议处。后经刑部调查,吴兆骞确实没有行贿,但冒犯了皇帝,就把吴兆骞发配到苦寒之地宁古塔,到那里“劳动改造”。

吴兆骞于顺治十六年(1659年)从北京出发,与其他一些“流人”出关,去东北流放地。因为这些“流人”都是文人,走得很慢,加上路途遥远,道路崎岖,就走了很长时间。当时关内人都不愿意出关,认为去东北是九死一生。

山海关外有一岭,当时出关到东北的人称之为凄惶岭,意思是出关后很凄凉和惶恐。入关时,他们把此岭叫欢喜岭,意思是活着回来了,能与父母、妻儿团聚了。

吴兆骞经过4个月的长途跋涉,到了尼什哈驿站,当晚在驿站写下了《早发尼什哈》一诗:绕帐笳声促夜装,明星欲落雾苍苍;征途咫尺迷孤嶂,残梦依稀认故乡;雪尽龙山三伏雨,风严雁磧(qi)五更霜;据鞍却望黄沙外,此地由来百战场。

诗中说,他作为“流人”,天没亮就被叫起来上路。“绕帐笳声促夜装”中的“笳”,是少数民族的一种乐器。笳声是催促起床的一种号令,类似今天部队的起床号。“促夜装”是说天没亮就穿衣出发。接下来说启明星欲落未落,大地弥漫着大雾。

诗中的“孤嶂”,是形容如屏障的山,指龙潭山,因此山离尼什哈站很近,雾气弥漫,看不清远处,所以诗人说迷路了。“残梦依稀认故乡”是说自己在睡梦中被叫醒,迷迷糊糊地把当地认成故乡,可见他对家乡的眷恋。

“雪尽龙山三伏雨”中的龙山,不是指龙潭山,因为那时还没有龙潭山这个名字。吴兆骞是农历三月从北京出发,农历七月初到达尼什哈站,经历了春、夏两季,农历已近秋季。这里说的龙山是锦州市的一座山。

“风严雁磧五更霜”是说尼什哈站一带天冷得早。《宁古塔纪略》记载,当年此地冷的早,后来天气转暖,当地人说温暖天气是南蛮子(流放到关内‘外?’的汉人)带来的。

“此地由来百战场”,是说尼什哈站与龙潭山一带是古战场,此地发生过多次战争。

吴兆骞流放到宁古塔后,受到宁古塔将军巴海的器重没有去服苦役,给巴海的儿子当家庭教师。

康熙十五年(1676年)巴海将军迁到吉林城。巴海在康熙二十年(1681年),准备调吴兆骞到吉林城,让他当笔帖士并管理驿站,可吴兆骞的命运发生了变化,经吴兆骞朋友的努力,康熙皇帝下令赦吴兆骞还乡(原终身流放)。这样巴海将军没办法留下吴兆骞,因为他不能违背皇帝的旨意。这一年,吴兆骞携全家,由宁古塔副都统派两辆车及官兵护送还乡。吴兆骞死后,他的儿子吴桭(chen)臣根据吴兆骞留下的遗稿整理出版了诗集《秋笳集》,还写了回忆录《宁古塔纪略》。这两部传世之作,为人们提供了当年宁古塔和吉林一带的历史资料。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设昂邦章京  建宁古塔城 - 九重天 -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