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重天的网易博客

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渡口因水移 诗人叹飘零  

2010-03-23 18:59:45|  分类: 见证江城历史沧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渡口因水移  诗人叹飘零

----见证江城历史沧桑系列之八

 

(原/文:九重天) 

 

 

 

 

尼什哈站的管辖范围除驿站外,还有尼什哈渡口,因为东、西、北三路驿站不论从哪个方向通过尼什哈站,都需要度过松花江。

尼什哈渡口的演变

尼什哈渡口有渡船8只,后来在乾隆年间裁撤4只,有水手36人和管理水手的拨什库1人。江北岸渡口的位置,在尼什哈站附近的松花江岸边,即现在的国电吉林热电厂水泵房一带。江对岸的渡口位置,在现在的长白岛一带。

尼什哈渡口是季节性的渡口。当时,松花江冬天封冻,不能行船,人、马、车直接从冰面上过江。尼什哈渡口当年在国电吉林热电厂水泵房一带,但后来渡口向松花江上游迁移,原因是洪水把渡口冲毁了。

历史上松花江多次发大水,比如吉林市有“二道江”的地名,就是因为发大水,江水漫过江岸,从东大滩一带流到原哈达百货大楼一带。从原哈达百货大楼到通潭大路,这条街过去一直叫二道江街,虽然现在街名改为龙江街,但人们仍习惯叫它二道江街。

更大的变化是历史上松花江从密哈站向北流,直奔原新中国制糖厂一带。后来发大水,江水漫过江岸向西冲去使松花江改道,结果在现在的哈达湾处拐了弯,就形成了现在的哈达湾。哈达为满语,湾为汉语,哈达为山峰的意思,指哈达湾西面的西山。原江身的位置在现在的吉化污水处理厂一带。

在原尼什哈站江对岸的原吉林造纸厂一带,有依兰岗。“依兰”是满语,是“三”的意思岗是汉语。因发洪水把尼什哈渡口南岸码头冲毁,淤积了一个一个大沙丘,所以后来就有了依兰岗的名字。因为渡口被冲毁了不能通行,使渡口上移,第一次移到现在的清源桥上游一带,第二次移到现在的密哈小区一带,从此一直到渡口撤销。

杨宾记述尼什哈站

杨宾,字可师,号大瓢山人,浙江人,生于顺治七年(1650年)。杨宾的父亲杨越因浙江通海案遭戍宁古塔。杨越被流放宁古塔时,杨宾仅13岁。杨宾40岁时去宁古塔看望父亲,在宁古塔住了3个月。

杨宾对吉林城、松花江、尼什哈渡口、尼什哈站等处的情况都有了记载,收入他此次塞外之行所著的《柳边纪略》中。比如记吉林城:“船厂即小乌喇,南临混同江(松花江),东、西、北三面旧有木城,东西门各一,北门二。康熙二十五年春,依宁古塔将军镇之。中土流人千余家,西关百货凑集,旗亭戏管无一不有,亦边外一都会也。”

比如记松花江和尼什哈渡口:“混同江,一名粟末江,又名速末江,又名宗瓦江,又名松花哩乌喇。松花哩者,汉言天,乌喇者,汉言河,言其大若天河也.混同江之名改于辽圣宗四年,其源发于长白,北流绕船厂城东南,出边(柳条新边)受诺尼江(嫩江),东注。北受黑龙江,南受乌苏里江,曲折流入大东海。其在船厂东西者,阔三十丈。“杨宾在这里将松花江名字的来历、演变、流经地点和支流交代得很清楚,只是他认为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是松花江的支流,这是不正确的,因为松花江和乌苏里江是黑龙江的支流。但是,他记载当时吉林城松花江段宽30丈,为今天了解松花江河道的演变提供了证据。

今天在城区段,松花江河道宽400米至500米,这说明300多年来松花江水泛滥造成河道加宽,比300多年前的河道宽了许多。

关于尼什哈渡口的记述:“余,去时为已巳十月二十一日(1689年农历十月),江巳冰,乘车过。是日晴和,冰少,融见土,余疑为江底。土人曰:江深二丈余,冰上积土,土上复冰,今所融者,土上冰耳。归时为庚午二月二十一日(1690年农历二月),流澌si(开江后的浮水)蔽江,锋甚利,舟不肯渡。余策马从亦拉江径涉。亦拉者,汉言三也。盖尼什哈站下流两沙洲,分江水为三,故以此为名。水仅没马腹,余所乘,高丽马没颈。因念金太祖乘赭白马径涉,水及马腹,平平耳,何神异之有?冬雪多则春夏融,流水大,否则小。余适当已巳冬无雪,故可径涉云。”

杨宾因骑的马矮小,过江时江水没到马脖子,就想到一个典故:当年,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时骑马渡松花江,据说水深不可测,金太祖骑马顺利渡江,是有神助。但是,杨宾骑一匹小的马就能过江。杨宾说,渡松花江如果骑金太祖骑的那样的大马,江水顶多没到马肚子,是很平常的,有什么神助?

这段记载向后人提供了当时尼什哈渡口地貌的详细资料,即尼什哈渡口江段当年叫亦拉江。亦拉是满语,译成汉语是三的意思。实际上,亦拉应为依兰,并说江水把那里冲出两个沙洲,使江水一分为三,因此叫亦拉江。这段记载与今天长白岛附近江面的特征非常吻合,所以尼什哈渡口应在此处的南北两岸。

杨宾记述尼什哈站的诗歌里,再现了尼什哈站和旅途的情景,下面是他的《宿尼什哈站》:水经玄菟黑,山过混同青;漫道无城郭,相看有驿亭;糠灯劳梦寐,麦饭慰飘零;明发骑鞍马,萧萧逐使星。

从杨宾的诗中可以看到,当时沿途市镇很少,但有驿站。驿站里晚上点的灯叫糠灯,即把米糠与苏子油匀粘在麻杆上,然后插在灯座上点亮照明。吃的是大麦米饭。他本来乘车到尼什哈站,但次日就不能乘车了,得骑马走,因为从吉林往东去宁古塔山高路险,只能骑马,有的地方连马也骑不了。“萧萧逐使星”是说他明早与驿使(送公文的驿丁)一起走,否则单人独骑在路上不安全。

杨宾在吉林城被拘捕

更有意思的是,杨宾路过吉林城时,曾被拘捕。对此,他写下了《捉人行》:“乌腊城头鼓声绝,乌腊城下征车发。蓝旗堆里晓捉人,缚向旃(zhan)墙不得脱。君莫怪,从来醉尉不可樱,霸陵夜夜无人行。射虎将军且不放,何况区区一书生。”

当时,吉林城称“乌喇”城,“乌腊”是“乌喇”的同音异写。诗中说城头打更的鼓声已经停止,杨宾认为可以出城了,即“乌腊城下征车发”句。“蓝旗堆”是当时吉林城里管理治安的一种编制,相当于现在的派出所或巡警队。当时吉林城有白旗堆子、蓝旗堆子等。解放前还有白旗堆子等地名。“蓝旗堆里晓捉人”即蓝旗堆子的工作人员巡查时,认为杨宾这麽急着出城肯定有问题,不听解释就把他绑了起来。

随后,诗人引用汉代的典故,即当年有名的飞将军李广,因打猎归来较晚,到了宵禁时间,霸陵尉不让他通过,只好在驿亭里过夜。杨宾自嘲说,就连当年李广那样的大英雄都惹不起一个小小的霸陵尉,何况我是远道而来的一介书生呢。 

尼什哈站曾迁址

尼什哈站是最初的站名。康熙十五年,宁古塔将军迁到吉林城后,改叫吉林乌拉站,此时站名与城名一致。简称乌拉站,吉林乌拉城简称吉林城。

乾隆二十二年,宁古塔将军改为吉林将军,此时将军名、城名、站名相一致。光绪年间后期,又恢复尼什哈站名。

因渡口上迁,尼什哈站在清末也从原址即现在的象园小区一带,迁到现在的密哈小区,但站官的家属仍住在原驿站。尼什哈站在那里维持10多年就被撤销了,因为电报业已经兴起。此段时间,尼什哈站只能起到接待人员的作用,文报已经不靠驿传了。

尼什哈站被撤销前,已无大用,就迁到吉林城小东门外城墙根一带,即原吉林医学院一带,后来就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设昂邦章京  建宁古塔城 - 九重天 -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